鱼干要睡上一整天

全职/yys/yoi/刀男/tps/农药,游戏废人,低产没质量,话废,日常爬墙,瞎跳坑。茨木吹,蹲冷cp茨桃瑟瑟发抖。包子超可爱♪亮亮超帅气

1

早期早期写的!请代入二三月份的时期观看!

没有文笔 流水账 真实事件多

大概是 郑祁→秋鴌↹沈羽瑶 的故事

————————

郑祁第一次见到沈羽瑶是在金顶,师兄秋鴌靠在水果车边歇息,沈羽瑶在武当掌门萧疏寒身边蹦来蹦去。

“你来了?”秋鴌看到同门师弟一路小跑的身影有些吃惊,手中没拿稳的瓜果一下子摔到了地上,骨碌碌向郑祁滚去。沈羽瑶打量着这个陌生人,眼中是探索与好奇的光——他隐隐感到对方的眉头皱得不善。

郑祁望着面前的两人,虽有一段距离却掩不了那个令他心冷的气场,像被华山龙渊刺骨的潭水贯彻了般,他垂下眼掩饰失望,咽下那没有理由的期望,闷闷接了一句师兄。

他看着他们冒着风雪去往华山,交换一晚胡辣汤,秋鴌的嘴一张一合,他在喊小道长。郑祁看得发愣,试图插入点话题寻找存在感,于是他点燃烟火,爆竹和升腾的华彩中他去抓秋鴌的衣袖,“师兄,我……”

“真好看。”沈羽瑶望着天空中支离破碎的缥缈火光,发出一声赞叹。

“你更好看。”秋鴌不着痕迹地挣脱了郑祁的手,被风雪洗净的温和眼瞳转向另一处。郑祁记得师兄那微微上翘的嘴角,却没有再吐露他的名字,他突然感到冷了,原来华山的风这么冷,也许真该提前喝上碗胡辣汤。

眼中的水光被低温冻结,他打了个喷嚏来抑制鼻酸,满不在乎地跺跺脚,再加上一句无意识的感叹。

“好冷啊。”

沈羽瑶微微侧头,像听见了或是没听见,寒风将他的墨发吹动,白色的翻飞衣袖像只起舞的鹤。

那是郑祁第一次见到沈羽瑶,师兄的情人,自己暗恋对象的正主,一个武当。

出于报复或者其他,郑祁私下找到了他,宣称来一场男人的决斗,插在地上的战旗猎猎舞动,沈羽瑶虽诧异但也没有退却。

“来呀,打一场。”道长这样说着,拍开了身后的剑匣。

刀光剑影四射,郑祁握紧手中的剑,他觉得自己是能赢的——只是

一个义士从天而降打断了两人的决斗,带着郑祁进了监狱。

“???”

“臭道士这笔账我还没算完呢!!我可没有输!!!”郑祁咬牙切齿地说,沈羽瑶看他被带上了镣铐,因为暴怒而显得双眼通红,便也说不出落井下石的话。

“我去劫狱救你,你等一下。”

这像是胜利者的羞辱,当郑祁在监狱里发呆时他这样想,对方的怜悯刺痛了他的反抗,于是他放松自己躺在了茅草上,未摘尽的草叶扎得他痛痒,但郑祁不在意,只是嚼着口中略显涩苦的草根,胸膛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也许还会有人来救他。

……这算是接受了那家伙的施舍?

郑祁眨眨眼,似乎对自己被动的处境十分懊恼,他翻了个身阖上眼,昏昏沉沉睡过去。

直到刑满出狱,那只劫狱的队伍还是没有来。

郑祁打着呵欠走出狱门时撞上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沈羽瑶看着面前的华山少年,衣物散乱,满眼倦容,半扎的发上还零星沾着几根稻草,眼角下垂着,有些迷惘的样子。

糟透了,他想,他不应该管这桩闲事的。

“抱歉……劫狱的人太少没有成功。”沈羽瑶绞着衣角,惴惴不安地打量对方的神情。

“没事啊。”郑祁拍拍身上的草叶,“习惯了。”

金陵的人来来往往,不一会儿那个华山少年就消失在了人群中,沈羽瑶望着对方略显单薄的背影,不知怎的心里升起一丝愧疚。

“小道长?原来在这,让你久等了。”沈羽瑶肩膀被拍了拍,秋鴌一贯温柔的声音传来。

“啊?买好了吗?”沈羽瑶回过神来,转眼对上了秋鴌明朗的神色。“嗯,神授丹和一滴醉都买好了,走吧,今天的本还没有下。”

沈羽瑶和秋鴌往前走着,把刚刚的事情抛在脑后。

郑祁其实并没有走远,只是躲在一边的书舍,他看着两人牵手远去,背靠墙壁顺着坐到了地上,手中的信纸被捏的皱起。

还比什么比?他一早就输了。

把揉成一团的纸扔掉,郑祁向马车的方向慢悠悠走去。

沈羽瑶是在茶馆听书出来后遇到郑祁的,酒馆吵闹,鱼龙混杂,腰间别着短萧的华山少年靠在椅边,没知觉似的喝着一碗又一碗廉价呛人的烧刀子。

沈羽瑶坐在他对面,招呼着小二上了一碗一滴醉,盛着清亮酒液的瓷碗放在了桌上,磕出脆响。

郑祁望着那碗他不常喝也喝不起的酒,挑眉望了望沈羽瑶,“你是在显摆吗?”

“不,我只是来喝个酒。”

酒液入喉,猝不及防被呛了一下,沈羽瑶努力咽下辣得他眼眶泛红的酒。郑祁看着对方狼狈的模样,发出一声嗤笑。

“不会喝就别喝,浪费了好酒。”

沈羽瑶不回答,于是他面前的瓷碗被端走,郑祁大口吞咽着,没来得及喝下的酒顺着他的下颚流过,打湿了皮质的项环。

“我有问题要问你,关于阿鴌的。”沈羽瑶说。

阿鴌?叫得真亲热,郑祁把酒碗往桌上一放,眯起醉的不甚清醒的眼睛看着他,“是啊,我喜欢他,这和你没关系吧?”

“你是想来专门宣告主权吗?”

“但是很抱歉我是那种不听劝的人,我还是喜欢他。”

“我不会放手的。”

到后来变成了自言自语,眼前模糊成一片光晕,沈羽瑶看着声音越来越微小最后身形一歪倒在桌上睡着的郑祁,目光又聚焦到了他身后喝空的坛子上,不知道他之前喝了多久。

“嗯,我也不会让给你的。”沈羽瑶拨开对方垂下的额发,看清了他眼下的乌青,大概是许久没睡好了。

“小二,帮帐结一下。他的酒钱也算上。”末了他又加上一块碎银。“另外别吵醒他,让他好好睡一会。”

秋鴌闻到沈羽瑶身上的酒味时有些惊讶,“下本了?还是去酒馆做义士任务了?”“都不是,偶尔想尝尝而已。”

江南街上的叫卖声吵闹,打发走贩卖福袋的小贩,秋鴌苦恼地捏着眉间,沈羽瑶倒觉得秋鴌这无奈又不忍的样子少见,不由得在一边偷笑。

突然下起了小雨,微凉的雨丝吹进领口撩拨得痒痒,沈羽瑶还没注意到秋鴌就已经打开伞把他拥入怀抱了。“小心点,别淋着。”腰部的手圈紧,这下他想走也走不掉了。

“我有伞啊……”纵容调情意味的拥抱,交换一个清浅而深情的吻。风吹着柳条,叶片翻飞,雨点溅得青石板上星星点点,茶馆里的说书人把语调拖得长长。

而未关的窗外是雨声轻响,飞进来的雨滴在熟睡的华山少年脸上留下一道水痕,倒像梦中流下的泪。

楚留香有传闻,最会开车的老司机,最骚的段子手,最美丽的小姐姐,最给的武当都集合在云梦汤池一锅烩。

熏香缥缈,香料诱人,蒸汽升腾。

郑祁今天是陪一群朋友来的,泡汤大队浩浩荡荡,大家盘着头发,披着浴袍。少林的僧人在水中静默,面庞严肃得像在入定。云梦暗香的小姐姐们娇笑声如银铃,透过水汽可以隐隐约约看见她们曼妙的身体曲线。

郑祁被友人捉着手一并往汤里跳,温热的池水让人身心舒畅,抚慰了打打杀杀一天的疲劳身躯。

那天醉醒后他浑身酸痛,怎么用力也没有摆脱全身麻痹的感觉,他跌跌撞撞沿着墙走,回忆当时对沈羽瑶说了些什么。

反正不是什么好话。

说再多又能挽留什么,他的师兄不会属于他。

是时候该想通了,一厢情愿的结果只会是有始无终。

“穷穷,别泡晕了。”好友把冰可乐贴在郑祁被水汽熏得通红的脸上,“吃西瓜吗?”

“噢噢。”迷迷糊糊爬起,接过一片西瓜,入口是冰凉脆爽,十分舒服。

“下次带你们去华山吃西……”“丑拒,不去,再见。”

“哇!又是那对华武!”“敲甜的!”“每日一秀,老夫的少女心啊啊啊!!”刚刚还安静泡澡的大家突然激动起来,郑祁抹去嘴角的西瓜汁。八卦地凑上来。“是什么是什么?”

“那对华武呀,总在这个池子一起出现,互动可萌啦!人气也很高!”友人说的头头是道,似乎很了解的样子。“话说那个华山还是你师兄哟,你居然不知道吗?”

同门和我打过照面的师兄多了去了,谁知道是哪个?

郑祁还没说出这句话就愣住了,他发觉这世界真小,总有些巧合,也总有些画面会敲动他自以为无动于衷的外壳。

那师兄和他还真的算熟,武当也熟。

用来堆以前的沙雕文


clx有毒,以前无聊的时候用自己原型和早期的朋友们做原型写的单恋向的天雷狗血小剧场,没啥实质内容

以下是人设

仅仅借用游戏原型!原型和文章内容没有关系!不要代入!!

id秋鴌→秋鴌(华山)
id沈羽瑶→沈羽瑶(武当)
id穷的一身正气(旧)/华无穷(现)→郑祁/华无穷(华山)
id安昱→安昱(武当)
id不夜城→叶城(华山)
id真的直男→南执(武当)
id瓶几先生→机平生(武当)
id枯枝轻响→枯青芷(云梦)
id武居解→武居解(武当)
id茶香先生→暗茶(暗香)

目前这批人a了一半,剩下的一部分改名了

看完也不要去打扰他们!不要让他们知道我内心戏那么丰富!!

暂时没屁放了,随便搞个tag方便查阅吧

以后用来堆杂物_(:з」∠)_

是被废掉的稿稿!趁生贺发一下(づ ●─● )づ包包生日快乐!!

现在开始!把写上情话的小纸条叠成纸鹤送给他!

快期末考了,烦躁烦躁
噗噜噗噜吹泡泡

小包子,大不同,隔壁王者农药借的梗,潦草涂涂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好想快点放暑假啊

在学校摸的很没质量来混更的几条鱼,最近打王者听安琪拉语音咱就是来砸场子的那句……太适合包子了,然后一个同学要看的喻总【画不像orz】和一个烦烦,唉今天新的一集又看不了好气啊,占几个tag